中国消费者为何会持续让世界惊艳

中国消费者的故事非常精彩。但最近你会发现,所有的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和电视,到处都充斥着对于中国经济放缓以及亟需“再平衡”的哀叹。而事实是,中国消费者将继续财富累积,其情况的复杂程度还将继续加深。如果你担心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正在降低,那么你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或许有问题。

不必担心消费者开支占GDP的比重

在亚洲诸多发展中经济体中,中国经济的早期增长是基于储蓄、投资和出口。此外还获得了一些外国投资。这个过程使中国得以利用其自有资金开发基础设施。但这并非常态。一般而言,发展中经济体的发展路径通常都是从国外借款,然后违约。例如,美国的密西西比州和佛罗里达州在发展早期都是外债的长期违约者。

这种“投资先行”的方法其缺点之一就是,它会让消费的体量看起来很小,似乎总在萎缩。中国消费占GDP的比重从1985年的大约51%降至1995年的43%,2005年为38%,2013年是34%。相比之下,消费占日本GDP的比例约为61%,约占美国的68%。事实上,中国消费比重的微小及下滑是人们反复谈论中国需要“再平衡”的一个原因。所谓的“再平衡”是指更多地以消费开支来推动经济发展,而不仅是靠投资和出口。

我们的看法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首先,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经济的规模翻番。因此,消费从大约6500亿美元猛增至近1.4万亿美元。无论其占GDP的相对比重是多少,以绝对值计,中国的消费增速比世界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快。其次,即便消费开支占GDP的比重重新回到1995年43%的水平,都会对“再平衡”产生重大影响,都会创造世界上最大的消费者市场。第三,多数这样的数字都不是很准确。在这样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国家,对消费支出进行统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不用提还要考虑投资和净出口这两个巨大而模棱两可的指标。在经济学家开始对中国的统计数据进行不确定估算前,这些相对比重数据都不值一提。

居民家庭收入才是关键

你真正需要关注的数据,是居民家庭收入。你不能在不计算收入的情况下统计消费。这才是最赞的地方。中国的居民家庭收入非常庞大,现在一年的总收入很可能超过5万亿美元。此外,中国的很多居民家庭收入是未申报的,所以这一数字只能低于中国真实的居民家庭收入。发展中经济体,特别是金砖国家,常常被归为一类,但以居民家庭收入计,中国消费者一枝独秀。

图1:中国的家庭收入远超其他新兴市场,对比国家包括印度、巴西、沙特、土耳其、南非、俄罗斯、墨西哥、印尼,此图反映的是各国2013年的年均家庭预估收入。

来源:瑞银&世界银行

可自由支配开支的不断增加

可自由支配的个人开支是指那些消费者用于个人喜欢但并非生活必需品的花销。但幸运的是,人们似乎对娱乐、滑雪和咖啡等凡此种种非生活必需品有着无尽的欲望。中国消费者现在已经超越了对基本生活必需品的需求,他们可自由支配的个人开支正在飙升。从2010-2020年,中国每年可自由支配的消费增长预计将超过7%,中国“次必需品”的年增长料为6%-7%。这两种消费类型的增速均比必需品消费的增速要快,后者每年的增速约为5%,与GDP增速接近。

图2:以消费类型计,中国年均每户家庭的消费比重。深蓝色为必需品如食物,深紫色为次必需品,如医疗用品、家庭用品等,湖绿色为可自由支配物品,如娱乐、教育和文化等

来源:麦肯锡

最后,一个重要的相关因素就是中国有储蓄的传统。如果我们把发展中国家的支出率和储蓄率做个比较,我们会发现中国的储蓄率很高。这很好理解。首先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其次毕竟要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没有社保意味着如果生病了,你需要自己承担。第三,中国式储蓄并非独一无二。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在发展早期,其储蓄率都超过30%。第四,在没有完善的消费金融制度下,很难用举债实现真正的消费高水平。毕竟,一间公寓或一辆汽车或许等同于消费者一年的收入。

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大众消费者现状的看法。基本上,我们认为,中国消费者是个非常好的故事题材。它或许很动荡,也有点不可预测。但这么精彩的故事,你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

关于作者:

作者Jeffrey Towson目前是投资公司Towson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Towson Capital是一家聚焦医疗和中美跨境协议的投资和咨询公司。Jeffrey在美国、中国和中东有着15年+的投资和咨询经验,在房地产、酒店、银行/金融服务、保险、医疗和消费品、能源等行业均有过项目开发经验。

作者Jonathan Woetzel现为麦肯锡上海办事处主管。Jonathan在企业战略、运营和组织方面经验丰富,旗下客户涵盖能源、基本材料、医疗保健、电信和交通运输等行业。

两人目前均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编译:阿里商业评论